• Ferias de Templo, las mayores atracciones de los chinos durante la Fiesta de Primavera 2018-07-19
  • [中国财经报道]大国重器 第二个“华龙一号”机组将封顶 2018-07-19
  • 高清图集:2017年习近平精彩镜头回顾(国内篇) 2018-07-19
  • 报告:上海结婚平均总花费超20万元 婚宴平均20桌 2018-07-19
  • 第三十五届香港国际珠宝展开幕 2018-07-19
  • 习近平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 2018-07-19
  • 德施曼获红星美凯龙、好太太、分享投资等过亿元联合投资 2018-07-19
  • 健康--吉林频道--人民网 2018-07-18
  • 南通港闸加速创森进度 森林公园计划10月开放 2018-07-18
  • 中国第一长寿村,打听了一下房价当场吓傻了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8-07-18
  • 【牟平天气】最新牟平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牟平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8-07-18
  • 陕西诺维北斗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8-07-18
  • 国家统计局: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194亿元 增长10.1% 2018-07-18
  • 印度与伊朗签港口租借协议 欲打通中亚贸易通道 2018-07-18
  • 5000亿家电网购规模 京东成就引行业关注 2018-07-18
  • 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德州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 dzzfwyjs@126.com
   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
       您所在的位置: 德州市政法委  >  他山之石 > 正文
    “马上到”是他留下的遗言
    发布日期:2016-07-06

      “多希望这是一个噩梦,醒来后还能见到你忙碌的身影。”
      “听到学东逝去的消息,我一直到现在还没过缓神来,总有些不想承认。”
      “1996年来到女所,20年来史科长留下的除了忙碌还是忙碌的身影,下雪了铺好草垫,停电停水忙着修理……战友一路走好。”
      ……
      往日活跃的“梧桐苑1218”微信群里,一片哀思。
      “梧桐苑1218”微信群是武汉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工作群。
      7月1日凌晨,在试图排除单位附近渍水险情时,湖北省武汉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生活卫生科科长史学东不幸殉职,享年48岁。
      事情还得从前一天武汉那场暴雨说起。
      6月30日22时,站在值班办公室窗口,眼看着院子里的水越积越高,武汉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陈萍心里越发烦躁。她的烦躁不是没来由——去年7月23日一场大雨中,武汉女子强戒所院内积水达50厘米,教育中心的办公室桌椅、墙面悉数被淹,监控室也遭水泡、整体瘫痪,严重危及场所安全。

      
       下转第二版
       上接第一版
      这样的事不能再重演!陈萍立即组织所内干警启动防汛救灾应急方案,准备用电动水泵将积水排出。但合上开关,水泵却无反应,一群人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      “还得找学东!”陈萍抄起电话,打给史学东。
      6月30日22时51分,陈萍第一次拨通史学东的电话。
      “莫动,高压电有380V,你们都不是专业的,我马上打电话叫电工来。”史学东在电话里说。
      22时56分,见积水越来越多,焦急的陈萍第二次打电话询问情况,史学东告诉她,电工已在路上,而他也正驾车赶往单位。
      “我告诉他,不用他来,电工来了就行。”陈萍回忆说。
      23时24分,陈萍再次打电话给史学东。
      “电工已到所门口了,我也马上到!”这是最后一通电话,史学东说完就挂断了。
      23时51分,电工程胜雄赶到单位后,立即同所内值班人员一起排水,待积水散去,已是7月1日凌晨。
      7月1日7时许,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民警找到武汉女子强戒所,称辖区发现一名死者,死者身份信息显示是该所民警史学东,要他们到现场辨认。
      现场就在进出武汉女子强戒所的唯一通道上,积了很深的水,距离强戒所大门不足百米。经辨认,陈萍他们确定是史学东。
      警方侦查初步认定,史学东是在深夜去世的。
      7月2日中午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赶至案发点时,现场仍有很深的积水。
      “电工来了后大伙儿一直忙着排水,当晚本来就不该史学东值班,没看到他也就没多想。”陈萍没想到,最后一通电话,竟会成为永别。
      武汉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政治处主任胡芳告诉记者,那是通往单位的唯一一条小路;根据现场情形推断,史学东当时应该是想将排水口打开,不料遭遇不幸。
      武汉女子强戒所生活卫生科仅13名干警,却要负责全所500余名学员及上百名干警的生活。琐事杂事太多,忙,一直是史学东的工作常态。
      “所内学员、民警生活他都管,哪儿有东西坏需要修理或是缺个东西也都找他。”胡芳清楚地记得,2005年9月调到女子强戒所,她在学员宿舍见到史学东,他正和粉墙的师傅一起刷墙。
      “史科长,我们大队学员的厕所坏了。”
      “史科长,我们大队生活区水龙头坏了。”
      “史科长,我们办公室灯坏了。”
      ……
      “好的,马上到。”
      这样干脆有力的回答,武汉女子强戒所的同事再也听不到了。
      经过武汉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办公楼大厅时,记者注意到,大厅显示屏上滚动着一周值班人员信息,按照规定,史学东本该7月2日值班。
      史学东的名字仍然在列,而他,却再也无法赶到。

     ?。ǚㄖ迫毡ǎ?/p>

    中共德州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13108号-1
    Copyright 2016 www.laobancaiw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 
    重庆时时彩皇家科技 | 重庆时时彩皇家科技 |